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茅竺头 >正文

为了成全我,爸妈一辈子没领证。_励志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过而不改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插画师|如月

  跟未婚夫去婚纱店试婚纱那天,没想到,最后帮我选婚纱的,竟然是当年的初恋男友......错过这篇故事的宝宝可以去看看哦:世上最美好的异地恋。

  1

  接到赵秋沉的电话,陶喜挺意外。

  以至于,恍惚地坐过了站。赵秋沉在电话里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口吻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陶喜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赵秋沉犹犹豫豫了许久,说了句没事。

  陶喜丢下一句:“没事,就不要打给我。”

  挂断电话,公交车已经到终点站,陶喜下了车,冷风席卷而来,她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一个人走在夜风里。

  赵秋沉,这个名字在她心里像一把刀,来来回回地切割。顺带着那些被刻意压在心底的回忆,也都席卷而来,她像一个站在海边的人,被巨浪吞没。

  她才知道,原来往事并不能如烟。

  2

  陶喜从有记忆,就认识赵秋沉。

  是在某个黄昏,暮色沉沉的时候,她放学回来远远看见,他跟他父亲站在他们家楼下的石榴树下,脚边放着行李袋。

  母亲松开她的手,快步赶过去,跟那父子俩打招呼,又回头朝陶喜挥挥手。

  “小喜,快来,叫叔叔,这是秋沉,大你三个月,算是哥哥,以后就是我们的邻居了。”

  陶喜的目光落在季秋沉的脸上,他高她半个头,有一头浓密的自然卷头发,清亮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紧张感,他也看了一眼陶喜。

  陶喜注意到了他的袖口,已经脱了线,他仿佛有所察觉,把手缩进了口袋。陶喜又看了一眼跟母亲说话的叔叔,他脸上也带着跟赵秋沉一样的神色,怯怯的,但努力笑着,两只眼睛都笑弯了。

  最后一缕夕阳落在父子俩身上,一旁的石榴树枝繁叶茂,这是陶喜第一次见到赵秋沉的情景。

  像在刻在了脑海里,成为了永远的记忆点。

  之后,陶喜就跟赵秋沉有了瓜葛,只是她从不叫他哥哥,总是直呼其名,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形影不离。一转眼,就从小学到了中学,陶喜性格开朗,赵秋沉性格沉闷,但却成了最好的朋友。

  一到周末,陶喜就整天藏在赵秋沉的房间里玩,他看历史小说,她看言情小说,窗口照进来的光束里,只有尘埃在跳舞,安宁而美好。

  但这种美好,通常维持不了多久就会被陶喜打破,因为她看到动情处,不是感动到哭,就是笑到飙泪,赵秋沉难以理解女孩的心情,只默默地递纸巾。

  然后,赵秋沉整洁的房间,就会被她丢满了纸团。

  陶喜的爱情启蒙,是来自言情小说,她的眼睛把全校男生都扫荡了一遍,也没有一个人符合她对男主角的期待。

  因此,陶喜沮丧了好几天。

  赵秋沉见她心情不好,就拉着她去放风筝,陶喜摆摆手,“赵秋沉,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

  小时候,她一心情不好,赵秋沉就拉她去郊区的河堤上放风筝,赵秋沉的风筝放得特别好,小时候春游还得过奖。

  可现在,这招已经哄不了陶喜了,赵秋沉杵在那,也跟着一脸愁苦。

  陶喜见状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放风筝去。”

  赵秋沉倏尔一笑,仿佛他才是被哄的那一个。

  3

  16岁那年,陶喜跟赵秋沉上高中了。

  9月初,母亲跟赵爸一起送他们去学校报道,陶喜跑进学校才想起要跟母亲交代一声,中午别忘了喂她的猫。她一路小跑回校门口,才发现母亲跟赵爸已经折返了,两人挨得很近,不时偏头说话,是她从未见过的亲密。

  那时陶喜没多想,转身回了学校,中午到校门口打了一通电话回去,让母亲喂猫,是赵爸接的电话。

  陶喜才恍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她毕竟年少也没多问,很快这件事就过去了。

郑州哪个癫痫病医院专业

  赵秋沉在学校很受欢迎,一摞一摞的情书堆满了他的桌洞,也有女生来问陶喜,跟赵秋沉是什么关系啊。

  陶喜脱口而出:“邻居哥哥。”

  女生羞涩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封粉色的情书,让她帮忙给赵秋沉。

  陶喜欢喜地接下来,晚上放学回去的时候,拿给赵秋沉,他不太高兴地接下来,胡乱塞进了书包里。

  陶喜说:“你为什么不看啊?”

  赵秋沉摇头,“没什么好看的。”

  陶喜拿走他的书包,翻出情书,一封一封地拆开看,看得哈哈大笑。她从没想到,如此沉闷的赵秋沉,会深受女生的青睐。

  之后,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赵秋沉的情书就成了一种消遣。

  有一天赵秋沉忽然盯着她问,“你有没有给别人写过情书啊?”

  陶喜愣住,摇了摇头。

  赵秋沉嘴角浅浅一笑,问她为什么。

  陶喜说:“他们太幼稚了,我不喜欢。”

  “那……我呢?”赵秋沉认真地问。

  陶喜也认真地打量他,装模作样地说:“你啊,太闷了。像个木头。”

  赵秋沉脸上的期待,一点点变成了失落,但是陶喜毫无察觉,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已是深秋,高大的枫香落了一地,陶喜踩在那些落叶上已经走出了很远,好久才停下来,回头叫他的名字。

  赵秋沉提步追上去。看着赵秋沉飞扬的衣角,陶喜也跑起来。

  时光,仿佛就在这追逐的脚步中过去了。

  4

  高二那年,陶喜受了伤。

  某天她下楼的时候崴了脚,请了几天假卧床在家,母亲公司比较远,不能回来给她做饭,所以就委托住得近的赵爸帮她做饭。

  赵爸的厨艺很好,陶喜从小就喜欢吃他做的饭,从小缺失的父爱也在他身上有所弥补。

  陶喜都快不记得自己的父亲陶植到底长什么样子了,从她有记忆开始,陶植就在国外工作,小时候他一年回来一次,她上初中开始,他已经很久没回来了。母亲说,父亲工作太忙,陶喜倒无所谓,反正对父亲也没什么感情。

  那天,赵爸给陶喜做了饭就匆忙赶回公司,陶喜已经能稍微下地走了,呆得无聊就下楼去凉亭里乘凉。

  还没走近,就听见几个妇女在聊天,母亲和赵爸的名字,钻进她的耳朵里,陶喜停下来。

  “听说,他们没结婚前就在谈对象,后来老赵跟别人好了。”

  “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说是陶喜妈妈怀孕了,但是父母不同意,她就嫁给了陶喜爸爸,不然老陶能常年在外不着家吗?还有,你们不觉得赵秋沉跟陶喜妈妈长得像吗?”

  “不会吧……”

  陶喜愣在那,心像是被人一把握住,半晌都透不过气来,那妇女还在说什么,她什么也听不进去了,转身就往楼上走,结果脚力不足,摔在楼梯上,伤口钻心地疼,她也顾不上,扶着楼梯一瘸一拐地上楼了。

  等进屋关上门,她才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从小到大的记忆,不受控制地涌出来,从小到大,母亲总是时刻提醒陶喜,要叫赵秋沉哥哥,总有人说,母亲待赵秋沉就像亲儿子,有人给赵爸介绍对象那天,母亲连菜都炒糊了,以及从未有人提及的赵秋沉的母亲,还有高中开学那天,其实陶喜看见赵爸牵起了母亲的手……

  只是,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现在想来,她才发现自己像个傻子。

  陶喜那天在房间里哭了很久,直到天光暗淡,赵秋沉放学来敲门,还给她捎了一个冰淇淋,怕融化了,所以一路跑回来的。

  但是陶喜没开门。

  陶喜和赵秋沉之间,就是从这天开始变了。

  5

  陶喜忽然像变了一个人。

  对母亲,对赵秋沉,对赵爸,都变了,她不再整天没心没肺地到处乱窜,也不再跟赵秋沉一同去学校。

许昌市看羊癫疯好的专科医院

  其实,她可以去问一问母亲的,但她到底是没有勇气。

  赵秋沉不懂为什么,去问她为什么,她也冷着脸不说话,时间久了,赵秋沉也不问了。

  两人忽然从无话不说,到了无话可说。

  母亲想,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陶喜就是不肯说。

  陶喜只一心等高考,她要去很远很远的大学,再也不想回来了。所以高考之后,陶喜义无反顾地填了海南大学,从北到南,隔着千山万水。

  暑假,陶喜也没在家,她自己联系了一份兼职,住在女同学家里,出发前一晚,母亲进来跟她聊天。

  母亲以为,她之所以反常一定是因为久出未归的父亲,所以她决定坦白。

  原来,母亲在她初二那年就跟父亲离婚了,因为父亲在国外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只是怕陶喜难过,所以一直没说。

  陶喜看着母亲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心里短暂地难过了一会儿,其实她早已经猜到了。

  陶喜嘲讽地说:“这不是正合你意吗?”

  母亲还想说什么,陶喜已经埋进被窝,母亲只好叹了口气出去了,陶喜的眼泪一点点流进棉被里。

  最初的最初,陶喜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恨什么,她以为自己恨的是,母亲背叛了父亲,可是在知道父母亲离婚后,她仍对他们心怀恨意,究竟是为什么?

  就算赵秋沉是婚前跟赵爸生的,又怎么样?就算,母亲要嫁给赵爸又怎么样?

  直到去了海南,陶喜才知道原因。

  因为,她喜欢赵秋沉。

  6

  去海南读书以后,陶喜真的很少回来。

  跟赵秋沉也断了往来,但是他一直住在她心里,午夜梦回时,她想起他就泪流满面。就算从前她不跟他说话了,但她在学校,在路上,在楼梯里总是能看到他的可现在,他们之间横亘着远远的山海。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思念一个人是这种滋味,像在心里放了一颗糖,却发酵出了苦味。

  大学四年,陶喜跟赵秋沉的见面屈指可数。

  毕业后,陶喜也留在了海南,在朋友们都忙着恋爱时,她只醉心工作。如今,已经毕业三年了,陶喜一次也没回去过。

  赵秋沉跟母亲要了她的电话,隔一段时间总会打给她,劝她回去看看。

  陶喜到底不是什么心硬的人,一是工作繁忙,二是近两年她跟母亲已经渐渐缓和,会视频通话,她只是不想见到赵秋沉,没有人知道,她是逼迫着自己,不去靠近他。

  还有,她在等一个通知,那时候她一定会回去的。

  那时候,她就会放下一切,离开海南,去尽她作为女儿应尽的义务。

  因为陶喜态度冷淡,赵秋沉已经很久不再打电话给她了,这次,赵秋沉打电话给她,她还以为是那个通知要来了。

  可是赵秋沉却说不是,陶喜有些怀疑,下班之后又打了回去,开门见山地问他。

  “他们是不是要结婚了?”

  “谁?”赵秋沉问。

  陶喜面无表情地笑了笑,“别装了,我妈跟你爸呗。”

  赵秋沉说:“你瞎说什么呢。”

  陶喜:“别说你不知道。”

  赵秋沉沉默片刻说:“我也以为他们会结婚,可是没有,最近阿姨倒是开始相亲了。”

  陶喜的心猛然一顿,这是她完全没料到的结局。

  赵秋沉又说了一遍:“陶喜,回来吧。”

  7

  陶喜到底是回去了。

  黄昏时,她提着行李走出机场的出站口,一眼就看到了赵秋沉,三年未见,他已经褪去了青涩,依然沉默寡言,眼神暗淡,但却在她眼里闪闪发光。

  红灯路口,陶喜跟赵秋沉的目光在后视镜相遇,短短一瞬,陶喜险些落泪,她别过脸去看窗外的车流,夕阳温柔地倾覆这座城市,像极了他们初见的黄昏。

  母亲已经等儿童颠痫病早期症状在楼下,一看到陶喜就迎上来,泪湿衣襟,惹得陶喜也哭了。

  母亲的面容有所消减,也苍老了些,赵爸在边上站着,身型也不如从前伟岸,鬓角也生了白发,陶喜一时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那晚,陶喜久不能眠,钻去了母亲的被窝。

  人跟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很奇妙,只是小小的隔阂就能让彼此心里竖起高墙,可一旦释怀,那些高墙就自然倒塌。

  陶喜是在这夜,彻底释怀了。

  曾经,她以为不管赵秋沉是不是她的哥哥,他们之间都绝无可能。因为,她知道,母亲早晚会嫁给赵爸。可现在,母亲竟然放弃了赵爸,她很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不是赵爸?”陶喜问。

  母亲像小时候那样摩挲着她的背,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没说出口。

  陶喜感受着母亲的温度,一字一顿地说:“嫁给赵爸吧。”

  母亲的手顿时一僵,许久才说:“不行。”

  “为什么?”陶喜不解。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样,你就不能嫁给秋沉了。”

  陶喜怔住,久久都不敢动,原来母亲早已经看穿了她的心,原来赵秋沉不是她的哥哥,原来母亲为了成全她,才不嫁给赵爸。陶喜震惊到说不出一句话来,还好没开灯,没人看到她汹涌成河的眼泪。

  母亲还说,她跟赵爸确实是彼此的初恋,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在一起,重逢秋沉的妈妈去世了,他们才重逢,但那时候她还没离婚,所以两人一直没能在一起,后来离婚了,她却发现陶喜喜欢赵秋沉,所以她断了嫁给赵爸的心思,两人像朋友一样相处。

  好一会儿,陶喜才擦干了眼泪,笑着说:“不,我不喜欢秋沉,你放心嫁给赵爸吧。不要去相亲了,婚礼我帮你们操办,一定给你们办得风风光光的,现在流行户外婚礼……”

  母亲打断她:“秋沉,他也喜欢你。”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陶喜只听见母亲说,秋沉一直没有恋爱过,当年差点跟她一样去了海南,但考虑到赵爸,又放弃了,毕业后也差点去了海南工作,但因为赵爸生病而没去。

  母亲说:“他那么乖的孩子,现在偶尔夜里也偷偷起来喝酒,喝醉了,就去赵爸床上躺着,早上醒来就忘了,他的抽屉里,放的全是你送给他的东西,他打电话劝你回来,不是因为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这傻孩子,笨的让人心疼。”

  母亲说完,陶喜已经泣不成声。

  母亲摩挲着她的背,“别让秋沉再等你了,妈老了,你还年轻。”

  陶喜哽咽着说:“你不老,永远不老。”

  8

  陶喜不肯让母亲去相亲了。

  她甚至还直接跑去找了赵爸,开门见山地说:“跟我妈结婚吧。”

  赵爸红了眼圈,摇了摇头:“小喜,叔叔是喜欢你妈,这么多年也一直想跟她结婚,但她不答应。”

  陶喜说:“她答应,她答应了。”

  母亲也赶来了,拉着陶喜回家,这时,赵秋沉忽然打开了门。陶喜愣了愣,跑过去问赵秋沉。

  “你爸娶我妈,你有意见吗?”

  赵秋沉愣愣地摇头。

  陶喜笑了笑,“那就好,婚礼这个月就办。”

  说完,陶喜转身出去了,一踏出门就哭了,但她的嘴角却是笑着的。

  陶喜真的开始操办母亲跟赵爸的婚事,母亲跟赵爸也没有再反对,因为陶喜笑得特别灿烂地说,她真的一点也不喜欢赵秋沉了,以后做哥哥也很好。

  婚礼是赵秋沉帮着陶喜一起筹备的,开车去婚庆公司的路上,两人都沉默着。陶喜假装看着手机,忽然听见赵秋沉说,“陶喜,我喜欢你。”

  陶喜愣住,眼泪措不及防,啪嗒砸在手机屏幕上,只能转头看向车窗外。

  “我也喜欢你呀,以后我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兄妹了。”陶喜说。

  赵秋沉仿佛没听见,只问:“你爱过我吗?”

聊城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陶喜多想说,不是爱过,是现在也爱着,但她却只能否认,违心地说:“我一直把你当哥哥。”

  “你说谎。”

  陶喜心里一阵抽痛,只得改口:“从前爱过,以后你是哥哥。”

  赵秋沉不再说话,风灌进车窗,陶喜努力扬着嘴角。

  他们终于把爱说出口,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9

  婚礼很快就到了。

  陶喜一早起来,亲自给母亲化妆,就在陶喜给母亲披上头纱的时候,赵秋沉忽然进来了。

  什么也没说,只是单膝跪地,掏出了一枚戒指,陶喜愣了半晌,才知道这是一个局。

  一个母亲跟赵爸设计好的局。

  陶喜怔忪地问:“你这是做什么?”

  “求婚啊。”赵秋沉紧张得额头都冒了汗,仿佛耗尽了平生的勇气。

  陶喜的眼泪瞬间就涌出来,“可是,法律上来说,我们是兄妹……”

  母亲握住陶喜的手,说:“只要你们不错过,我跟老赵一辈子不领证也没关系。”

  陶喜说:“那怎么行,要领证了才算啊。”

  赵爸也走了进来:“没关系,我们老了,不在乎这些形式。”

  赵秋沉接着说:“我咨询过律师朋友了,如果我们先领证,他们再领证,就没关系。”

  陶喜愣住,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从赵秋沉打电话让她回来,就是一个局。母亲跟赵爸无意中发现,赵秋沉一直喜欢陶喜,所以他们才策划了一个为了消融他们隔阂,成全他们的局。

  母亲那么爱赵爸,怎么会去相亲,只不过为了骗她回来的说辞。

  母亲跟赵爸早就在一起了,一直没有跟赵爸领证,就是为了给陶喜留余地。

  明白过来的陶喜,哭得更夸张了,但是她却跳起来骂了一句:“赵秋沉,你现在能耐了啊,敢骗我了!”

  一句话,这些年的隔阂都烟消云散了,陶喜像从前一样追着赵秋沉跑屋子跑。

  赵秋沉跑着跑着,忽然停下来,笨拙地问:“戒指,你要不要?”

  陶喜流着泪,伸出手,“当然要。”

  陶喜永远永远都会记得,母亲跟赵爸在台上交换戒指的时候,赵秋沉在她耳边说的话。

  他说,喜欢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偏执。

  还好,我等到了。

  ps:这个故事有点长,6000多字,写了一个下午,写到最后眼睛都湿润了,肩膀都抬不起来了。我查了资料,如果亲家结婚,父母先结婚的,孩子是法律上的兄妹所以不能结婚,但如果子女先结婚,父母就可以结婚。如果有错漏之处,还请指正哦~

  喜欢就点个在看哦,晚安啦。

  End

  往期精彩:

  我妈强暴了我爸,才有了我。

  

  开房那天,被男友的身份证吓哭了。

  带老婆看成人展的下场。

  同居的女友,不能亲也不能睡。

  售后服务:

  无论是售前还是售后,对于产品有任何的疑问,都可以加若鱼微店客服咨询,我们努力服务好每一个信任我们的读者。

  【你的专属服务】

  下面这个是若鱼新开的一个服务号,专门为大家提供订单查询服务,关注后,可以随时进店铺,查订单、问客服。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店铺,查不到订单啦~

  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