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茅竺头 >正文

总是想起你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过而不改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喜欢看杯中红茶的颜色,闪着明晃晃的光芒,茶未入口便整个人都暖和了,好似被人拥抱一般。其实以前不爱喝茶,厌它淡而无味,不知从何时起随了你的口味。

  我总是想起你,连喝杯茶都会。

  其实我从高一就对你动心了,那时候我们还在一个班,我经常看着你,而你浑然不知。阳光落在少年的白衣上,你真的不算好看,可是笑起来总是那么温暖。即使在寒冬腊月,你的笑也像春天的阳光迷路到了冬天。你总是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有时候想着想着就笑了,每每这时候我也不自觉跟着你笑。兴许是游戏吧,那个年纪的男生总是满脑子游戏,不是吗?即使你上课总是走神,每次考试也都是第一名。我想像其他女生一样,坦坦荡荡跟你请教问题,却从来没敢过。或许我做贼心虚吧,我想偷你的心来着。不动心的人无畏,动了心的人连普普通通的来往都难做到。

  后来我们分了文理科,在家里人的影响下,我选了文科,而你选了理科。我们原高一班作为文科班继续下去。而你转去了其它班。我看着你从我身边搬着桌子走过,搬着椅子走过,搬着书走过。一本《小说绘》掉在我脚边,我帮你捡起来。你道了声谢谢。我的心砰砰跳,只抿着嘴摇摇头,算是回了声不客气。那是我们第一次说话,我懊悔死了。我就是这样软弱啊,连说话都支支吾吾。

  那晚的月亮躲在朦胧的云层上,月光晕开恍如隔世的美感。我们原高一班所有人都坐在操场上,怀缅着过去共度的一年。有女生起哄让学霸唱歌,她们说的“学霸”当然是你,你挠了挠头,连忙推辞。她们就为难你,那你学大象转圈,你犹豫着用左手捏着鼻子,右手穿过左手手臂,转了三圈,样子滑稽极了。同学们都在拍着手大笑,我也在离你很远的地方,微微地笑着。

  以后我们就要分道扬镳了。我和往常一样默默望着你,月光的皎白在我眼前晃啊晃,那样美好;你的白色衬衣在我心上飘啊飘,也这样美好。

  高二我们就真的再没有交集,那一年我多了一个爱好,就是看《小说绘》。每一期《小说绘》上新,我都会去买,以期望能遇见你,可从来没有遇见过。高中的学习生活这么忙,遇不到也正常,我这么安慰自己。

  我喜欢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会将你和我代入男女主角,幻想着你带着我流浪天涯。

  你为了我出生入死,可我总是红颜薄命。你是英雄,却爱我入骨。我成了你软肋。我被绑到敌方的地牢,你提着剑,为我杀红了眼。我苦苦哀求你不要靠近我,你却执意向前,最后中了埋伏。我们倒在了一起,血泊里分不清你我。

  人生复何求,不就是与爱人同死?

  每每想到此,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桌总说我是不是傻了。是啊,我可能真的傻了,明明再无交集,为何我还幻想着你。朝阳市什么癫痫病医院好

  谁知道高三某天,你加上了我的微信。据后来同桌回忆,我那天晚自习的惊呼声应该能惊动整栋教学楼,其实她不知道,我还一整晚都没睡着。你说找我借《小说绘》,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次我去书店都没有“偶遇”你,感情你的书是借来的。

  我问你现在就要吗。

  你说:现在?现在能拿出来吗?

  我看了看讲桌上的玩手机的老师。回道“嗯”,重重地点头。

  我把书交给你,你问我要不要一起去转转。我偷偷瞄你的眼睛,点点头,然后吐出一个“嗯”。这是我第一次逃晚自习,心里紧张得要死。因为你邀约才逃晚自习,我又那么开心。让晚自习什么的见鬼吧,我在心里默默地想。

  你问我怎么溜出来的。我说我偷偷从后门蹲着跑出来的。你说你是光明正大走出来。我说我不信。你说老师睡着了。说完我们一起笑了。明明一点都不好笑,可是看到你笑我就想笑。我们就这样绕着操场走了两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我们总是笑,再不好笑的话也可能两个人莫名其妙地笑起来。你好像有某种魔力,不对,应该是我们在一起就有某种魔力。那晚的学校格外安静,好像除了我们再没有别人。那晚的月光和分开的时候一样柔软,静静地包裹着我们。

  后来我们一直都在微信上聊天,你经常找我借书看。我每次买了新书都会问你要不要看。其实很多次我都是先给你看的。可能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小心思,我会把封皮剥开,故意折几页折痕,让新书看起来已经翻过很多次了。你还经常晚自习约我去溜操场。因此我也经常挨班主任的骂,可是骂过后你一约我还是忍不住去。我记得有三次你把风衣披在我身上。白月光跟你的白衬衣交相辉映,我闻着你的风衣上淡淡的烟草味道。

  我不喜欢抽烟的人,除了你。

  有一天晚自习,你又约了我,不过这次是去KTV。我问你有哪些人,你说都是从前高一班的。黑板上老师在讲英语试卷,我很紧张,趁着老师转身写板书的隔间,从后门跑了出去,我好像听到老师在背后喊我。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奔向你,那时候的小姑娘,只有这一点点孤勇。

  我推开门,你在台上握着话筒在唱《做好老婆好不好》,底下一群男生在帮你伴唱。我进门,你开始唱第一句,时间掐得刚刚好。我害羞得从耳根到脚底板都通红发热。转身,嘭得一下关上门。包厢里的歌声戛然而止,你猛地推开门,把我撞倒在地,你神色慌忙。

  我卖萌说:哎呀,我摔倒了,需要抱抱才能起来。

  说完我的耳根更红了,我在干嘛啊。包厢里哄堂大笑。

  你把我抱起来,放到沙发。我羞得把脸紧紧埋在你的胸膛里。

  你问我想听什么。

  我说刚刚那首,顿了一下又说,你一个人唱。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你用手挠挠头就上去唱了。

  你开始唱我才知道你在那天晚上为什么宁愿扮大象也不唱歌。你的声音那么好听,唱歌却完美地避开了所以调子。不过没关系,你唱什么我都听。

  有人把话筒递给我。我们一起唱《等一分钟》。

  唱完你说:不要等了,做我老婆好不好。

  我说好。

  夏天在树荫下乘凉,冬天在草地上晒太阳,高三的岁月就在我们的卿卿我我间溜走了。距离高考还有90多天,而我们相爱了100天。你又约了我去逛操场,你给了我一罐子折纸爱心戒指。你跟我说:“我们已经相爱了一百天,里面有一百个戒指,以后我们拿着这些戒指去买一对钻戒。”

  我听见你的声音在微微颤抖,其实我的心也在随之颤抖。我点点头,握了握牵着你手,你感觉到了,转身环抱住我。那一刻,我多想和你交融在一起。可我还是狠心跟你说,以后要少见面了。

  你答应了,又说:“如果我找你,我就是真的忍不住想见你了。”

  我说:“很多次想见,只能在忍不住时见面。”

  你吻了我,在微微荡漾的风里。

  高考我们都没有考出自己应有的水平。我比你好一点,去了合肥本地的安徽大学。你只能上一个普通二本,你不甘心,去全国闻名的高考工厂毛坦厂高中复习。

  我心疼你,怕你会吃很多苦,劝你就在原来的高中复习好了。你只是笑,说没关系,不考个好大学怎么养活傻丫头。

  火车站,我送你去毛坦厂中学。我抱住你,把头埋在你胸膛,眼泪它自作主张地掉下来。你摸着我的头,说不要这么惨烈,搞的别人以为你要去英勇就义。我咬了一口你的肩膀,你龇牙。你说,小猫咪,很快会再见了。

  “大一的时光是这样度过的。起床时想你,上课时想你,下课时想你,吃饭时想你,跑步时想你,晚自习时想你,睡觉时想你。你说该怎么办吧?”我把这篇短信发给你。

  你回到:“高四的时光是这样度过的。起床时想小猫咪有没有想我,上课时想小猫咪有没有想我,下课时想小猫咪有没有想我,吃饭时想小猫咪有没有想我,跑步时想小猫咪有没有想我,晚自习时想小猫咪想我,睡觉时想小猫咪有没有想我。我马上还你一个老公!”

  完了你又发了一句:“那你洗澡时不想我吗?”

  我回:“学你的习吧。”

  我的大一真的是这样度过的,每天都在想你,只能在晚上11点过后才能跟你聊会儿天,还不能过火,得催促你早睡。

  我们经常在聊天时幻想未来的美好生活,在哪里定居,买多大的房子。还为孩子叫什么名字争了起来。第二天我没理你,你半夜给我打电话跟我道歉。你真是傻,谁会为昆明癫痫病医院排名这种事生气,我就是想逗逗你。

  可是有一次我们真的吵得很凶,以至于你把我删掉,朋友来问我怎么回事,你在朋友圈发“其实一个人也很好”。我没有回消息,窝在被窝里偷偷流眼泪。我不知道为什么两年感情一次争吵就让它破碎了。我发誓这次绝对不先和好。

  [if !supportLists]第一天,[endif]你发了很多短信,我没回,其实很想回;第二天,你打了很多电话,我没有接,半夜睡不着,想给你回一个电话,可能是自尊心作祟,三番五次都没有按下拨号键;第三天你什么没有做,我开始慌了;第四天,我一直窝在床上翻着手机,一会玩游戏,一会看小说,其实都是在等你的电话,可是你还是没来电话。第五天早上7点时,室友让我去学校旁的一家网吧,我好像想到了什么,疯狂奔向那家网吧。果然你个大傻子在里面。我问你是不是在网吧里睡了一晚,你没有说话;我问你几点来的,你没有说话;我问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你还是没有说话。

  你抱着我很久,才慢慢说:“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又咬了一口你的肩膀,说:“傻子,惊喜不是这样给的。”

  我带你去宾馆,开好房间。我刚要走,你拉住我,让我不要走。你说:“留下来陪我一起睡会儿吧”。我其实有点慌张,期待着某种事情,却又本能地排斥。你搂着我,睡在床上,我们的皮肤紧紧贴着,只隔着内衣,我感觉到了你的身体在颤抖,我自己也在抖。我们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炙热的,隐隐作祟的。

  那一天,我们抱着一起睡到下午,我们在彼此的呼吸声里渐渐安心。

  你抱着我,抱得越来越紧,我看见你的眼眶泛红。

  你说以后再也不要吵架了。

  你说马上来合肥跟我在一起。

  我说好。

  可是你说话不算数。你去了大连理工大学。我问你的同学你有没有报中国科技大学,你同学说没有。我可以原谅你报了中国科技大学,却没有录取上所以没来合肥。可你却根本没有报。

  我们又大吵了一架,我质问你为什么不来合肥,你指责我把事情闹到你的同学那里去。

  你说话不算数。

  幸亏我们很快又和好了。你跟我解释是你爸爸执意让你去省外的。于是我们又过起了异地恋的生活。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真的辛苦啊。

  我一直都喜欢冬天。大雪过后,世界才会一片纯白。我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

  北方下第一场雪的时候,你就急忙跟我视频,穿得严严实实的在纷飞的大雪里到处跑来跑去。你说人生的第一场鹅毛大雪要跟我一起分享。我笑话你裹得像熊,笑得像狗子。室友说我笑得更傻。

  第二天你竟然来我学校。掏出一罐水递给我。我问正规母猪疯医院这是什么。你说本来是雪。

  我往里看了看,还真的有没有化干净的雪水。

  我说:“傻子。”

  你就傻傻地笑着,我又在冬天里遇到了迷路的春天的阳光。在暖和的澄清的蓝天下。

  我扑在你身上。

  你的大一我的大二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从某天起,我发现我们之间开始有了距离。或许是从那一次争吵,或许是从那一次沉默。我们拥有过无数次争吵和沉默。也许是一点点崩坏的吧,就像是屋檐的雨滴,滴在石头上,渐渐把石头滴出一个洞。我们心头也开始有了洞,它慢慢放大,最后无法弥补。

  究竟是什么让我们的沟通愈发的少。到最后你不理我了,无论我怎么试探,你都是沉默。我想不通。

  我们从高三开始相爱,这是你知道的事。你不知道我从两年前就开始关注你。

  我想起来了,有些事情被我选择了遗忘。

  为什么我高一不敢开口,因为那时候你有女朋友啊。我开始明白了,那时候你和那个女孩相爱,我在一边是沉默的路人。或许你一开始就没怎么喜欢我吧。

  我不敢去问别人那个女孩在不在大连,我怕她在,更怕她不在。

  久而久之,我习惯了没有联系,可我仍旧当做我们还是情侣。每次走在路上,路灯下都有情侣在深情地接吻,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到永远那样长,天空中茂盛的树叶在风里飞舞。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我们也会这样,在路灯里两人身影成双,足迹踏遍合肥好玩的街。世上好玩的事情那么多,有哪件比得上和你一起在长夜里逛长街?

  直到那天你发来短信,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分手吧。

  我说好。

  咖啡厅里,桌上的红茶刚被端上来,还在悠悠地晃着,就像刚旅行回来的我。

  有人说,失恋最好的药水,是烟和酒,是巧克力和牛奶糖,是新欢和旅行。然而我试过了烟和酒,只觉得乏味;试过了巧克力和牛奶糖,只觉得腻味;新欢无心力应付,只能寄希望于旅行。

  可从下飞机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还是输了。落日的余晖从遥远的地方映下来,迎着从遥远的城市旅行回来的我,形单影只,茕茕而立。其实我本不爱到处奔波,只是被你带着旅行,我也就习惯了去旅行。我应该在你怀里而不是独自站在这里,以前身侧都是你。

  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想起以前你怕我头对着空调睡觉会头疼,半夜把我抱起来掉个头。想着想着我就笑了起来,直到泪水滴到枕头上。真的结束了吧,可我还是好喜欢你的笑,一笑就好看,像春天的太阳迷路到了冬天。

  窗外的月光和你的白衬衣一样白。

  我要睡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