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火龙果 >正文

赵云的火

时间2020-10-20 来源:过而不改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赵云的火了我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虽然路过的人只看到了一缕烟。
  周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在他过往里,可能都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也许在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会折射出一抹浑厚的,脸上一阵恍惚,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想不起来了什么,不过稍纵即逝,转而继续嘻嘻哈哈坠入滚滚,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也许会在某个喝醉的夜晚,和身边的人说起,只当作一个。
  (一)
  三国中这样写到,看那:生得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答曰:“某乃常山,真定人也,姓赵,名云,字子龙。”
  而我们的赵云,除了185的身高可以比肩三国里的赵云,其余几乎没有什么相像之处,瘦瘦高高,弯弯的眉毛,不大但很有神,笑起来弯弯的像农历月初的上弦月。气场温和,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经常嘻嘻哈哈跟大家打成一片。见到总是笑眯眯的,可我们都说他是色迷迷的。
  就这样,在那样一个寒冷的冬夜,给我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他出生在山东南部苏鲁交界的一个小县城的小里,有一个远近闻名脾气暴躁的混混爹,和一个远近闻名脾气比他爸还暴躁的美女妈。似乎印证那就话,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两口子打架竟然都可以动刀动枪的,即便是在九十年代初的也算是大场面了吧。而且是在男尊女卑千年封建礼教统治下的农村,是他妈拿刀追砍他爸。而这样的组合似乎一开始就注定了磕磕碰碰分道扬镳的结局。
  他妈生他时才二十岁,年轻的代价总是我们始料未及。而他好像就是那代价一样。
  七岁那年爹妈终于,妈和北京的一个大款跑了,爹继续混社会,他和过。
  爷爷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村子里出了名的老实人。他说,他出生后,爷爷一共跪过两次,一次给他妈,一次给他爸,但是都是为了他。
  第一次是他出生不久,爹妈吵架,妈把他扔给爷爷回了娘家,那时候,村里还没见过奶粉,都是母乳,所以那时候村里的孩子都长得比城里孩子结实的原因吧。但是都走了,哪里来的乳啊。村里其他人家也没有哺乳期的妇女,急得爷爷直在院子里打转。那么小的孩子光喝稀粥,没有奶也是会饿死的,难怪就流传下了一句话叫:“有奶就是娘呢”,那是救命的奶啊。最后已经饿到不哭的时候,爷爷去他妈娘家,跪在了他妈面前,求来给他喂喂奶,让他活了下来。他说爷爷从来没提过,是村里人告诉他的。
  第二次是他爸妈离婚,经过多年的纷纷扰扰,终于决定离婚,在他妈收拾东西,走出家门的时候,他爷爷给他爹跪下了,拽着他爹让去追回来,嘴里喊:“不能让娃儿没有妈啊”,他说他当时只会哭,就记得这么一句话。可爷爷哪里知道早就已经追不回来了。任何一个年代,都有可以打败,不管是还是。从那以后,他就变成没有妈只有爷爷的孩子,爷爷既是妈也是爹。
  他说,他还记得那年除夕夜,爷三个围坐在一起吃饭,他突然说了一句,我想妈了,就落了下来,结果爷孙三代,大年三十儿,围着饭桌,都哭了。
  外边还飘着雪,他说,他感觉那年特别冷,比他后来经历的每个冬天都冷。
  其实,后来他也又有了妈,还不止一个,他爹先后再婚两次,现在这个小妈比他爹小17岁,跟他相差不多。
  (二)
  后来上学了,一直是寄宿。周末回家,找爷爷。或爷爷想孙子了,就骑三轮,走十几里路,来看他,那时候虽然穷,但是爷爷总说,庄稼人有双手,有土地,人就饿不着。事实也确实如此,每次看他,都带些地里新下的作物,有杏子,有瓜,就丰富了,梨、柿子、枣子,每次都一大兜儿,冬天家里灶堆烤的红薯、土豆,用小棉被,包着带给他,拿到手的时候还是热乎的,感觉比什么都温暖。他说那时候的东西又香又甜,什么东西就是什么味,现在没了,感觉什么东西都一样,钱味儿。爹,几个月才能见一次。
  对于那时农村的孩子来说,上学似乎是唯一一条改变的道路,但就是这唯一的一条路他似乎也不想走好,但当时在想的什么呢,他说他也不知道。只知道,别的孩子被欺负了,都一句“我回家告我妈去”,那时他就明白了北京那家医院治癫痫病,他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弗洛伊德说,人有两大原欲,一是性欲,一是攻击欲,而且我觉得攻击欲要比性欲启蒙的早一些,所以在集体当中必定是有摩擦的,弱肉强食的法则随处都是,学校更是如此,高年级欺负低年级,大个子欺负小个子,县城里的欺负乡下来的。
  他虽然是乡下的,但可能是母乳吃的好,从小个子就高,现在也有一米八五,加上勇猛爹妈的遗产基因,在绝对实力面前县城的孩子也不是他的对手,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打打“杀杀”,不知是神灵相助,还是上天保佑他这个没有妈的孩子,竟在一场场战斗中毫无败绩,到了初中毕业时便已然为手下有几十号小弟的“大哥”,带着四中老大的名号,在找了亲戚帮忙的情况下升入了高中。
  直到高二退学为止,一路高歌猛进,牛逼闪闪,他感觉是他中一段高光阶段,现在想想虽然很傻,但是傻的让人,傻的让人向往,傻的即便是在来一次,也许还是会那样去做。故事太多,的挑其中有这么三件事,以作证明。
  第一件事,初二那年,在“江湖”上刚刚崭露头角,有一方名声。但人怕出名猪怕壮,是至理名言。一天晚自习便被学校另一个城里孩子,组成的小团伙儿的头头带到了操场的主席台,只身一人的他却发现对方竟然已经有了十几个人等在那里,对方仗着人多势众先是的攻击和推推搡搡,在即将动手的瞬间他竟然喊了一句“等一下”,对方似乎也没反应过来,愣住了,就在这时,他便拿起脚边的一块板砖,狠狠的砸到那个带头人的头上,那人轰然倒下,血流了一地,初中生哪见过这场面,都吓到怔怔的站在原地,一瞬间鸟做人散,几个人把伤者抬到了医务室,他被一直对他另眼相看的班主任带回了教室,但只让他站在门口,不让进班,们至极,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荤素不忌,什么乡下娃跟人家城里的娃什么云云~人家爸妈是什么干部云云~,让人颇为反感,似乎一时激动竟然骂到了娘上,终于触到了他的G点,他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这无良的老师骂了一句结合了国骂三字经及拓展延伸常用篇的脏话,:“我草泥马去吧,你个傻逼!”转身跑了,一夜未归。第二天被学校开除,转学,回家被他爸狠狠地打了一顿,最后还是被爷爷阻拦下,才得以脱困。这件事儿他自己说,牛逼不是在于一个人面对十几人的淡定和把别人打了,而是在于对那个无良的老师那一句骂,现在想想都过瘾。后来碰到以前那个班的同学,还有人冲他竖起大拇指呢。
  第二件事,当大哥的一般醉心于“江湖”事业,反而情窦开的都晚,直到转学之后,终于碰到了中第一个女神,同班同学,成绩异常优秀的班花,唱歌还巨好听。当然这事儿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要表现出对一切女生不感兴趣的样子,划开层次,这样才能保持一个作为大哥的高冷。大哥难当啊~就只能默默的着,并守护着,想方设法的接近,想方设法接触,想方设法的表达心意,但终究都是动于情,止于礼,这厮似乎就跟她有礼。说白了,大哥好面怕人家拒绝,但又实在喜欢,以为自己做的够隐蔽了,但是其实就是一个众人皆知的秘密。因为对于,感情八卦这类问题都天生如雷达一样敏感,谁都瞒不了谁。也因如此,竟然没人敢班花,也使得班花可专心,就这样,两年过去了,临近毕业时,班花考上了重点高中,他为了和班花继续在一起,人生第一次开口求了他爹,最后找亲戚托求领导,终于也上了那所重点高中。但是班花在重点实验A班,而他被分在了年级后五十名所在的班级,外号被称之为“渣滓班”的班级,组成部分一般都是各种二代和混混,顾名思义大家都懂。但是大哥就是大哥,不忘初心,一心恋花,想着不在一个班那岂不是白来了,有什么用,当即就去了校长办公室,提出调到重点实验班的要求。他的情况校长也是略有所知,告诉他,下次考试考到年纪前一百,我就破格直接给你调到,重点A班,(因为重点实验班也分A、B、C三个班,要根据成绩层层升入的)。就这样,又一个励志的故事就这样产生了,闻鸡起舞,悬梁刺股,点灯熬油,孜孜以求,大哥各种用功,小弟们各种。最终号称四中老大的混子生,竟然在月考排名中冲进了年级前一百,破格调入重点实验A班。传为一时新闻,大哥的传奇与光芒更加被小弟们敬仰了。
  其实原因却很简单,只是为了一个喜欢的女生。不禁再次合肥小孩癫痫医院感叹爱情之神奇啊。
  他说,到现在还记得进实验A班门的瞬间,班花看着他的那个笑,简直就会发光,比他的牛逼闪闪的光芒还要闪亮。
  第三件事儿,高一暑假,那时家里条件已经有所改观,爹赚到了钱,有了自己的加工厂。
  十六岁的他,便跟随大型半挂货运车,过三江夸四省跑货运,去江苏浙江等地收货。披夹克,穿皮鞋,挎一个那时候流行小腰包,里面也总是装个三五万元,零几年,绝对的大款。打扮的尽量让自己些,怕别人拿他当个孩子,但是他现在说,早知道会有今天,那时候才不要把自己搞的多成熟似的,多享受几天小时候多好,本来十几岁非要把自己弄的跟现在一样老气横秋。只是工作需要。但是再怎么打扮孩子终归是孩子,本来都拿他不当回事儿的,一开始几次,别人看他是个孩子,都想蒙他。但一开口,这小家伙的那个架势,俨然一个商场老手一般,眼里不揉一点沙子。一个16岁的少年,谈生意,做买卖,砍价钱,偷分量,装逼卖萌无所不能,穿行数千公里的行程够远了,身揣三五万的大洋也够多了,经历过了什么样的劳累和困苦,受到了什么样的诱惑和危险,我不得而知只能想像,踉踉跄跄就都这样走了过来,留下的只有一片片的故事和又多了几分的成熟。
  他说那时还不知道什么苹果三星,当时他用一个新上市翻盖的金立语音王,也已经觉得自己牛逼闪闪的了。
  在在这期间,他爹再婚,并且又生了一个弟弟。
  爷爷,年纪越来越大,但身体还尚好,而亲妈除了小学快毕业时见过一次,至此未见也没有联系,剩下的只是偶尔的,而小时候的也在逐渐变得模糊。
  只记得地里的麦子黄了一次又一次,割了一茬又一茬。当“老大”的好处就是每年秋后村里农忙的时候,自己就可以带着几十号小弟把家里的活儿总能最先干完,这时爷爷都会抽一袋烟,坐在院子里呵呵的笑。
  (三)
  高二,下半学期,出事儿了。
  那时虽然已经升到了实验A班与班花坐到了前后桌,但是照样是手下小弟众多,而且威望还在不断的扩大,鼎盛时期,在整个学校里,有个风吹草动,打架斗殴必须向他汇报,他说不行,谁也不能动,直接顶了半个教导主任的功能。但至少比教导主任受人爱戴,处理问题也一向公正公平。后期小弟发展到上百号人,遍布县城各个初、高中在外边打群架提人名的时候,都会听到他的名字,颇有社会大哥的样式。
  但也正是如此,自己学校一兄弟在外校被人揍了,打求救,他带人去给兄弟拔创,对方甚是嚣张,据说也是县里一霸,横行霸道甚久。但是经历了走南闯北的他,固然不想动手,再三的退让,对方便得寸进尺,俨然势不灭你不罢休的态度,看和解无望,发生了群殴械斗,杀红了眼,盛怒之下,把对方带头人的牙齿打掉三个、鼻梁骨粉碎性骨折,来,兄弟逃,满身是血的他被抓。他要求私了,对方同意了,但是因为对方的叔叔是县组织部部长,警察开出的证明,让赔医药费八万。
  07年,对于一名高中生,八万块钱,莫不是天文数字吗?
  他说,好,但是条件只有一个,不要通知家里。
  对方说行,一个礼拜,赔不了钱,等着坐牢吧。
  回到学校,浑身是伤。在派出所冻了一夜,回来浑身发烫,躺在床上,几个兄弟都在等着,几个人钱全部凑齐,才几百块钱。
  他拒绝了先去看病的提议,说钱还是先留着赔钱吧。
  第二天,“他因为替咱们学校的同学出头,把人打了要赔八万块钱”的消息传出去,所有人竟然很自觉的想办法给他凑钱。不过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天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他竟然发起了高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把别人打成那样,自己亦然也好不到哪里,浑身的伤也开始肿了起来,有的泛出了淤血紫色,带血的衣服都没有脱掉,不知道是别人的血多一些还是自己的血多一些。但一心凑钱,饭都不吃了,更不要说去看病了。由于发烧,他只管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但总是听见有人进进出出,来来回回。他只觉得冷,冷的又像回到那年除夕夜的冬天,冷的他,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又一个梦,梦到了妈妈和班花。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口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集体的力量竟北京幼儿癫痫病医院然如此之强大。第一次让他感受到了群众路线的伟大,只要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群众支持,那就任何困难都有可能克服,任何敌人都压倒不了我们,只能被我们压倒。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抬眼隔壁的床上,已经摆满了各种面额的人民币,大到百元大票,小到毛票硬币,旁边有两个人在数。
  这时正好一个人说:“够了够了,八万两千六百五十六,还多了两千多呢。”他揉揉眼,确实不是在做梦。
  他迅速下床,穿衣,兄弟也很高兴,“大哥,你都睡快两天了,去哪儿?”“别废话,拿钱去诊所输液,再去给我买两煎饼”
  他说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煎饼。只是那时候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非法集资啊。哈哈~
  赔完钱,剩下的钱请一帮兄弟喝了酒、吃了饭、唱了歌。他说,从来没喝过那么酣畅的酒,没唱过那么动情的歌曲。那晚,唱Beyond《光辉》,
  。。。。。。
  年月把拥有变做逝去
  疲倦双眼带着期望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
  。。。。。。
  那种感觉他说用语言说不出来,那一刻仿佛世间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一切都能被实现。
  那可能就是他青葱岁月里的光辉岁月吧。
  后来,他才知道,钱里,有一千块是班花送来的,就在他睡着的时候。还帮他掖了掖被角。
  但没几天,事情还是败露,被学校知道,通知了家长,他说,他爹意识到了他所处环境的危险,怕他这样下去走向歧途。长这么大,第一次很认真的跟他谈了一次,以一个过来人,以一个的角色。
  他现在就记得他爹说的一句话:“你要真想混,你就拿把刀出去,混个大的,别给我窝在这跟着一帮娃当个小混混,有本事干出一片天地来,但小子你记住,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但是所谓的混都不是走正道!”
  那时候他还没看过《无间道》,后来看到,就自己嘟囔,这不是我爸说的吗。可他觉得他爸比吴镇宇帅多了。(后来看书得知这话最早出自杜月笙之口)
  这让他也想了很久,经历了这一切究竟得到了什么呢?真这么混下去又能怎么样呢?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啊。
  他说当时只有班花,让他放不下,但这样的下去的他什么给不了她。就算他,也不想让她和一个被别人称之为混混的人在一起。
  因为在他里,混混和美女的组合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最后他决定,退学,从军入伍。可以走个正道,混出个模样。
  长大,往往就都是一夜之间的事。
  那时,他爹已经再次离婚,又再次,找了这个比他大了几岁的小妈。
  爷爷也好,只是不在下地干活了,这次也没在求他爸不要离婚了。每天坐在院子里抽袋烟,看看以前的给孙子摘果子的土地。在他当兵走的那天,爷爷在院子里溜达,就像是他小时候没奶喝的那次一样。
  走的时候,隔着窗子他看到了爷爷在抹眼泪。
  转过头,他也哭了。
  前路漫漫,独自一人的征程,谁知道等待他的又是什么呢?
  跌跌撞撞留下一身伤,他说那就算是留给的残妆吧。
  (四)
  后来。
  关于他,当兵三年,历经千辛万苦,考上了军校。
  在村子里看来出个生什么的,可都是光宗耀祖的事儿,世世代代都是,也没想过会出一个军官啊。他说他小叔和他爸知道他考上军校的时候,在村口放了一卡车的炮仗和礼花。
  关于爷爷,身体还是亦然硬朗,爷爷总说,乡下的水好空气好,庄稼人的身体也好。
  估计知道他考上军校的时候,又是坐在院子里,抽上一袋烟,呵呵的笑着吧。
  关于他爹,又和小妈生了一个,他说很可爱,跟他感情好,亲昵的叫他哥哥,跟他撒娇,他也喜欢妹妹。
  每周都会打一个电话,说想哥哥了,他就会笑眯眯的。
  关于那帮兄弟,喝了一次酒,算是送他,大家依然对他敬仰万分,都祝大哥前程似锦。
  他每每起那帮兄弟,就唱光辉岁月。
  关于他婴儿癫痫怎样治妈,失去了联系,北京那么大,他也不知道去哪儿找她。
  可还是偶尔会想起。
  关于班花,在他当兵走之前去找过她一次。班花说,“你会回来吗?”他重重的点头“嗯!”班花给了他一个u盘,里面是她给他录得一首歌。
  在我强烈的要求并且加连干两杯酒的软磨硬泡下,终于把歌放给我听,词大概是这样的:
  当我打不开汽水瓶,当我擦不到黑板顶,当我拎不动大大的水桶,第一个想起的人是你;
  当你的作业没有做,当你不小心腿擦破,当你想吃削了皮的苹果,第一个想起的是不是我;
  座位前后是我是你,小纸条上假装不经意画颗,自习时抬头看你,都那么帅气,怎么你还不回头问我题。
  当我学着织围巾,当我开始记,当我莫名其妙的对你生气,我喜欢的人是你;
  当你打球时看着我,当你唱着我爱的歌,当你吞吞吐吐说,你喜欢的是不是我;
  座位前后是我是你,计算器里按了多少遍五二一,上课时不要讲话,不要让老师发脾气,下周还要坐在一起。
  以后,还要坐在一起。
  清新的旋律,动听,甜美的声音,可爱。我想他们的爱情和故事就都在这首歌里了吧。
  (想听歌的可以私聊找我要啊真的很好听!)
  他总说他是幸运的。
  总结起来有这么三点:1、虽然过很多人也受过很多伤,但至少他伤害的人和他还都健康的活着;2、虽然做过很多的错事,但至少还知道什么是对的;3、虽然他失去了很多爱,但至少并没有让他失去爱与被爱的能力。
  但是看看周围又有多少人是不幸的啊。
  我就对他说了八个字,罪过,罪过!善哉,善哉!
  (五)
  又是一个冬夜,我们齐肩而坐,桌上的菜已经凉了,酒也所剩无几,望着桌上一片狼藉,他静静的抽着烟,其他人都已倒下睡着。
  他说“你醉了吗?”
  “还好,你呢?”我问。
  “醉了。”
  我说,“酒这东西,还是要喝醉呢,半醉不醉的感觉太清醒,不是让人记起前仇就是想起旧爱。”
  “我没有前仇也没有旧爱,我就是想家了~”
  这时他放在桌上的屏幕突然亮了,
  “信息班花:我刚下夜班回来,你睡了吗?快放假了,等你回来就能接我下班了!^_^”
  “哈哈,你是想她了吧~”
  我俩相视一笑又喝一杯。
  突然,他的有些闪烁,
  “我放假的票,买的北京,”
  “去北京干嘛啊?”
  “联系到我妈了,她想让我过去看看她。”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干了最后一杯酒。
  没有说话,人生一如凝望着无言的,纵然心底早已泪眼模糊,但还是说不出的感觉最扎人。
  而他还是笑眯眯的。
  (六)
  弘一大师弥留之际只留给世人四个字:悲欣交集。
  在这儿我就浅显的把它理解成为难过的事和欣慰的事交错相织构成了人的一生。
  他一样,我一样,你也一样。
  但对于未来和的希望,永远都要无比热爱,因为我们将会生活在那里。
  所以我希望,我们在今后的生活,欣慰的事多一些,难过的事少一些,我们都能过上想要的生活。
  至少,
  大年三十,除夕之夜,一家人围坐一桌,有的是欢笑,而不是眼泪,外面依然下着雪,但已经不再寒冷。
  那夜,我在朋友圈发:据说年轻的时候都曾喜欢过风尘的,而女人则都喜欢风尘仆仆的男人。而今天坐在我对面的这个男人,穿越了世间红尘,让我感受到的是真切的成长与。还是那句话,真实自由万钧之力,当这力量落在心上的时候,那便是。
  他在评论里写到:穿越世间红尘,历尽万苦千辛,只为有朝一日,可笑看红尘。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虽然路过的人也许只看到一缕烟,而我的火还会继续燃烧。加一个笑咪咪的表情,虽然我看起来还是色迷迷的。
  他心中的火一直在烧,不管能不能照亮谁,反正,在这个冬天温暖了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