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酿青椒 >正文

大学生村官:权力不大事务繁杂

时间2020-12-12 来源:过而不改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虽然只是小小的“村官”,待遇标准定得也不高,但依然难挡东莞本地户籍大学生加入这新一轮的“上山下乡”。去年,东莞全市大学生“村官”报考人数和录取比例为28:1。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东莞村一级就已陆续自主招聘大学生任职,每次招考都会引来不少人。目前,在东莞沿海片区一些村居中,大学生“村官”的人数已占到村内工作人员总数的一半左右。

  当“村官”,在本地大学生开来,已属正常就业之途,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那么,大学生到基层村居任职的热情从何而来?普遍较为富裕的东莞村居,又需要怎样的大学生去充实现有的村干部队伍呢?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大学生“村官”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他们是否已逐渐掌握了话语权,参与到核心村务中?

  近日,本报带着上述问题,采访了虎门、沙田等镇较富裕村居的多名大学生“村官”及当地组织人事部门负责人。

  家门口工作,图个稳定

  田镇西大坦村团支部书记王应光是去年统一招考的100名大学生村官之一。他说:“很多村民问我,你是警官学院毕业的,不去当警察,怎么跑到村里来当村官了。”

  对于村民的问题,他回答说:既是兴趣,也是“就近原则”。

  在王应光看来,能在沙田99名本地户籍大学生的竞争中,最终成为该镇仅有的3名胜出者之一,实属不易。在本村就职,可以享受到家的温暖,也可以为街坊邻居办点实事。

  不少“村官”与王应光有着同样想法。虎门博涌社区的叶学才说,去年一同报考的虎门籍大学生有159人,最终突围的只有4人。在接近60:1的残酷竞争中胜出,叶学才感到幸运。

  叶学才是天津理工大学2003届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生,曾在深圳的富士康做过中层管理人员。大约4年前,已经有不错待遇的他,选择回到博涌社区一个村民小组做普通工作儿童癫痫病什么症状人员,一干就是3年。

  虽然待遇一下子降低不少,但在家门口上班,他感到踏实。去年,东莞市统一招考“村官”,叶学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名。

  他说:“幸亏我平时很喜欢看报纸,考试的题目我大多都了解过。”

  叶学才回忆,去年东莞统考题目有点类似于国家公务员考试,但难度较低,内容涉及党建、自然科学知识、基层工作常识等。由于有多年基层工作经验,他做题时感觉得心应手。

  他说:“比如,题目问‘东莞是哪年建立地级市的’,我就很清楚。很多人错以为是1985年,其实是1988年。总之,考‘村官’要靠平时积累。”

  通过考试后,叶学才从村小组办事员成了博涌社区主任助理,负责社区居民社保业务。

  在东莞市统招“村官”之前,大约从2000年开始,虎门、沙田两镇就陆续在镇内招聘大学生加入“村官”行列,虎门金洲社区的阿起(化名)就属于2004届的“镇招一批”。

  现在阿起已经从社区普通文员做到了社区党总支支委,拥有较强的话事权。

  他说:“每年寒暑假我们都会招一批大学生到社区做实习生,几乎每个实习生都想留下来,但哪里有这么多位置给他们?”

  阿起说,想到社区里当村官的大学生逐年增多,但由于经费开支压力等因素,难以满足更多当地大学生的需求。

  以前,大学毕业生曾是香饽饽,但现在的大学文凭不再那么吃香,大学生就业压力巨大。特别是在企业就业,动不动就被“炒鱿鱼”的危险,一些大学生对相对稳定的社区工作情有独钟。

  阿起分析说,东莞户籍大学生钟情当“村官”,主要有三方面原因,第一是求稳定,第二是求经济收入,第三是求学习和积累。“当然,前两种占绝大多数”。

  事务繁杂,权力不大

  始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的知青“脑外伤癫痫可以治好吗上山下乡”,凝集了一代人的岁月回忆。目前,有人把大学生“村官”报考热潮视作新一轮的“上山下乡”。

  但时代变了,两个“上山下乡”毫无共同之处,东莞村居的经济实力不可同日而语。城市化进程的加速,让新近上任的大学生村干部承担了不一样的角色。

  以虎门为例,2005年11月,该镇29个村变成社区,全镇跨入城镇门槛。

  一方面,虎门镇社区经济实力较强,农业基本消失,有些社区一年的工业总产业甚至超过其他地方一个市。大学生“村官”上任后,最主要的任务不是带领“农民”脱贫致富,而是学习城市管理、社区管理。

  阿起说,他这几年明显感觉到城市管理职能在下移。在城市里当“村官”,管理方面的杂事琐事逐年增多。社区人手有限,大学生“村官”往往扮演着“万金油”的角色,哪里缺人就往哪里补,一般最少兼任两三项职务。

  阿起本人就先后或同时负责过社区团支部、民政、出纳、行政等多项事务。虽然已经当上社区党支部支委,但有时候,东家两公婆吵架,西家丢了一只狗的事情,他也要亲力亲为。近两年,东莞在城市治安、环境卫生等方面管理动作较大,社区干部更是忙得不可开交。特别是阿起负责的共青团工作,因为要照顾学生上学时间,不得不在周末开展,这让他很难有休息时间。

  让大学生“村官”更为头痛的是,虽然从称谓上,村民变成了市民,但大多数社区居民的思维和生活习惯并没有由此彻底改变,很多社区居民并不喜欢“按规矩出牌”,这给管理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

  虎门镇前任镇委书记钟淦泉在该镇完成“村改居”后,曾用这样的话形容社区居民:“穿上西装是市民,脱下西装是农民。”

  阿起举例说,比如在城市卫生管理方面,一些社区老居民不太讲卫生,乱扔乱放。这按规定是要罚款的,但实际上很难做到。不但收不到罚款,还会招来谩骂。此时,阿起们只能和他们耐心谈。这方面,老村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啊官更在行。大学生“村官”倾向于“以理服人”,用“规定、办法”劝服居民,但这一套在社区里很难行得通。老“村官”更会以情动人,更会从“侧面”打动居民,让他们听话。

  “不到村里上班,不知村务管理难。”西大坦的王应光说。城市化的进度和村民素质提升的脱节,是大学生“村官”感触最深的一点。

  除了管理,大学生“村官”理应参与更多事务,但现实中,能参与“核心村务”的大学生“村官”并不多,特别是在村居规划、土地使用等决策性事宜中,大学生“村官”鲜有话事权。

  王应光和阿起是近几年大学生“村官”中的佼佼者,但他们仍然认为,在参与或旁听村居“两委”会议时,大多数时候还是抱着学习的心态,一般不发言,“我觉得他们讲得都很对”。

  这也是个“围城”

  最近,去年被选中的100名东莞大学生“村官”建了一个qq群。平时,大家没事时,就在群里聊聊工作情况,交流感触和心得。

  王应光发现,“村官”讨论最多是待遇问题。按照东莞市规定,大学生“村官”待遇为:本科生工作、生活补贴一般不少于1800元/月,研究生及以上学历毕业生不少于2300元/月。

  据王应光介绍,他们这批“村官”的收入水平各异,主要依村里的经济状况而定,很多人认为待遇没有预期的高。

  阿起认为:“这就是一个围城。很多人以为在村里工作有钱赚,拼命想挤进来,其实究竟如何进来的人才知道。”

  阿起说,社区普通工作人员月薪一般在2000元上下浮动,最高不超过3000元。即使最后成为社区干部,待遇也没有想象的高,每个镇都会明确规定社区干部的薪酬收入,不会让他们“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想发多少发多少”。

  另外,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稳定性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东莞市规定,被选聘的大学生将被安排在村(居)委会从事文书或综合小儿癫痫病早期的特征类工作,中共正式党员可安排负责村(居)委会党委工作,共青团员可兼任村(居)委会团干部。选聘大学生的工作期限一般为2年,工作期间将与镇街组织人事办签订聘任合同。社区自行招聘的大学生“村官”大多参照此规定执行。合同期到后,是走是留,要视大学生“村官”在岗期间的表现而定。

  问题在于,什么是表现好,什么是表现不好,目前还没有量化考核办法。

  虎门、沙田两镇组织人事部门有关负责人说,大学生“村官”合同期满后是否能留下,决定权主要在村里。或许在统招的100名村官合同到期前,东莞市会出台考核办法。

  去留的不确定,提拔标准的暂时缺失,使部分大学生“村官”焦虑。一些受访者表示,他们缺少安全感,害怕几年低薪基层磨砺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也有人认为,可以能用行动打动村里,“村里也不会这么不讲人情的”。

  阿起说,在待遇基本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对于村和社区而言,如何用好大学生,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是一个问题。不然招了大学生,又让他们懒散下来,还不如不招。

  他说,自己负责行政工作几年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大学生思想活跃,对“村官”生涯普遍具有较高期望,但现实要求他们必须一步步来,才有可能得到收入或职务上的提升。对此,村和社区一定要给大学生“村官”提供一个良好的施展平台,给他们安排足够多的事情做,不能让他们闲置。一旦被闲置,大学生“村官”就可能产生不良情绪,这种情绪会迅速蔓延开来。相反,要让他们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和认同感,这样才能留得住人才,吸引更多的优秀大学生加入到“村官”行列。

  为了激发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热情,东莞市要求各镇党政机关每年拿出一定职位,专门面向任职满两年的村官招录公务员,而且两年后报考公务员或攻读研究生均有加分机会。

  但是,非市级统一选聘的大学生“村官”还不能享受公务员考录的优惠。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