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茅竺头 >正文

白天不懂夜的黑

时间2021-10-06 来源:过而不改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
  
  那个时候,晚霞已灰,暗香浮动,正黄昏。
  
  许如夜洗完澡洗了衣,踮起脚尖在阳光下晾衣服。朦胧中,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蝴蝶,浮光掠影朝她飞来,最后轻盈地驻足在了阳台外的铁架子上。
  
  如夜俯身望去,原来是一只丝绸做的风筝,地上有一大一小两个影子般的人儿,线被牵在小人儿手里,似乎在一扯一扯,但是风筝的线已经被牢牢缠在铁架子上了,纹丝不动。
  
  停留在两家住户阳台中间的风筝,仿佛没有了生命一样垂头丧气着。如夜拿了晾衣的叉帮忙,任凭她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总是差了一点点。
  
  这是6楼,如夜租的屋在居民楼顶层,旁边是空旷的体育场,前面是巷子口,经常有大人和小孩吃过晚饭后来这里散步放风筝。
  
  莫天白拉了6岁的儿子小胖跑上楼来,门开处,他看到一个女子,长发湿漉漉搭在肩上,穿一件又长又大的鹅黄色T恤当睡裙套着,下面露出两条修长的玉腿,她的眸子漆黑灵动,身上有玉兰油的香,脸如月光般皎洁。
  
  莫天白伸出长臂终于把风筝拿了下来,暮色如此浓,天边早挂了一轮新月,他转身道谢,却见女子笑眯眯地对小胖如幼儿园阿姨般亲切,模摸他的头,又拿了块巧克力给他吃,送他们到门口时还对着小胖挥手,吴侬软语说着再见。
  
  2
  
  天白和儿子第二次碰到如夜,在巷子口,她穿白衫,配墨绿百褶长裙,远远站住,朝他们打招呼。如夜是苏州女子,不久前在巷子口刚开了个水晶饰品店。
  
  夜晚,那些颜色各异的天然水晶在橱柜里泛着幽幽的光泽。天白常带着儿子来溜达,风筝不放时,就带儿子来体育场玩皮球,或去旁边的书店看小人书,然后到如夜的水晶店里转转坐坐,听她说话如唱歌般好听。每次进去,她总是坐在灯光下,很娴静地看小说,有时拿针线穿她的水晶珠子。如夜看见天白时婉转一笑,花德巴金要吃多久瓣一样的唇,极柔美。看见小胖,她总是极欢喜,这个和天白长得形似神似的小人儿,胖胖的手和胖胖的脸,像卡通画里的小孩儿一样可爱,她拿洗干净的水果给他吃,草莓,或者圣女果。
  
  如夜高中毕业后曾在小镇私立幼儿园做过老师,后来恋爱失败,独自跑了出来。是怎样的男人伤了她的心呢?天白辗转反侧地想。
  
  如夜说绿幽灵水晶是招财运的,天白便说要买几串手链送给经商的朋友。如夜替他挑了,却又在那里为算多少钱而局促不安,脸都红了,她说要给天白一个成本价,是熟人了,不能赚他的。他便笑,看着她初涉尘世的样子,想这女孩子真的好单纯。
  
  后来,天白又时不时买一些水晶饰品,说是同事朋友让给捎的,说如夜这里货真价实,朋友戴了绿幽灵水晶打麻将总是赢,欢喜得不得了。
  
  天白看如夜的眼光温润如三月的小雨,夜晚呆的时间也一天比一天长。生意冷清,如夜早早关了店门后,天白还会带着小胖去她楼上的家里喝茶,满屋生辉。
  
  感情就是这样在一起慢慢泡出来的吧!他坐在她桌子对面,喝红茶抽烟,烟是苏烟,茶是茉莉红茶,他给她讲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街坊酒肆,讲他的家,讲他的太太是需轮流值夜班的护士,而他总是被儿子缠住,既当爹又当妈。
  
  如夜细细地嗑着瓜子,一颗颗拿手剥,一不小心瓜子壳的尖就刺到手指肚上去了。天白去捏如夜的手指,她一尖叫,血就渗了出来,一滴,殷红的,他拿嘴去吮,无限怜惜。
  
  小胖那时睡着了,如夜把他抱到自己窄小的床上去睡,并亲了亲他的小脸儿。而她和天白相互抱着,熄了灯,用身体取暖,在五月如水的月夜里,
  
  10点多钟,天白说无论如何要回家了,明天单位里要出车的,他是给老总开车的专职司机。天白的车停在巷子深处的树阴里,他抱着熟睡的孩子,一步步走到他的车里去。
  
  3
  羊羔疯医院在线免费咨询
  许如夜,莫天白,彼此相差十岁。
  
  每次做爱后,天白总是如孩子般喃喃:如夜,你真好,你什么都好,你像天上的星星,光芒四射,我要跟她离婚,跟你在一起。
  
  如夜却只是淡淡地说,我哪里就喜欢你了,我是喜欢看见小胖,就这样来来去去便好吧,守得一时就一时,守不住了,就嫁与别人去。
  
  你爱小胖就是爱我呀,就是因为你爱他,所以我才更爱你,我绝不允许你嫁给别人。
  
  如夜越是轻描淡写,天白便越要想法讨好她,他知道真的离婚,对于他来说是件太艰难的事,所以他特别害怕有一天她拒绝他,或是失踪了,那么他将失去爱。
  
  天白送如夜香水,鲜花,好看的衣裙。如夜说香水不香,衣服款式不合心意,她其实是不要他买,不要他花钱。他就给她钱,可是她生了气,把钱扔在地上:这算什么,喜欢就喜欢了,爱就爱了,难道我的爱情需要用你的钱来买?
  
  天白把钱捡起来,看着如夜泪眼婆娑的样子,心疼得无以复加,她真是个特别的女子。天白还是觉得应该给她点什么。
  
  天白给如夜购物券,粉红色的,一百元一张,一次两张三张不等,可以随时随地去百盛购物。百盛是全市最大的购物中心,基本上,什么吃的用的都有了。
  
  天白在每张券的背面用铅笔写上“莫天白爱许如夜”,然后放在她的枕头下。如夜见后又嗔又喜,一个人对着字偷笑,然后在下面补上“许如夜爱莫天白,”用一张补一张。
  
  4
  
  如夜习惯了用购物券,感觉不是钱,却可以派上钱的用场,让人购物轻松。如夜挑的无非也就是超市里的小食品,买回一大包,也没几个钱,都是小胖和天白喜欢吃的。
  
  天白来的次数没有以前多,人也总是很疲累,他说老婆好像从儿子口中套出了一些蛛丝马迹,早晚翻他的手机,查得很紧。
 轻微癫痫大概需要吃多久的才能好 
  如夜去百盛,在那儿碰到了远房亲戚,那位四十多岁的中年阿姨对她竟是百年不遇的亲热,横竖要拉她去吃饭,其实是叫她去相亲,说那男子年轻有为,28岁,自己开公司,有房有车。
  
  如夜难推托,总要应个景,那男子,不好不坏,就是牙齿黑黄难看。喝了一次茶,男子便每晚都打电话约如夜,开口就是喂,也不叫名字,也不说自己是谁,一惊一乍的。如夜皱了眉,且不说一接电话她的手机就要付费,单就是他的不懂规矩,就让她不喜欢。
  
  5
  
  如夜那天去赴了约,包厢里,还有两男两女,年纪不等。男子介绍说是生意上的好朋友,大家在一起玩得来。如夜俨然成了男子的女朋友,她暗暗叫苦,席间他们讲黄段子,打情骂俏谈生意场上的事,她什么也没听进去。
  
  桌子对面那一位富态的老板娘,他们叫她徐姐,化很浓的妆,看如夜时眼光像透视镜,似乎要把她身上的衣服都剥掉。如夜极不舒服,不自觉地总想避开她,可她的手却又在如夜面前晃动得厉害,她有一双雪白如玉保养得很好的手,与她脸上的皱纹极不相衬。如夜注意到了她手腕上的水晶链子,几颗绿幽灵串起来,很特别,跟当初天白买走的一模一样。
  
  如夜心里一惊,凭感觉,那链子是她店里的东西。于是她乖巧地对着徐姐笑,赞她的手漂亮,链子好看。
  
  旁边男子大笑起来,声音震到如夜的耳膜里:这链子是徐姐的小白脸情人送的,还骗她说是香港买来的能招财运呢,谁知道是哪个地摊上的玻璃珠子,害她打麻将总是输!
  
  徐姐很气恼地说,当初是赢的,莫天白这个杀千刀的,现在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这么多年我养他宠他,还不如养一条狗,我每个月往他卡上打10000块大洋,当初他朝我摇头甩尾,现在却总是哼哼唧唧,听说他家的黄脸婆已经把他那点可怜的工资全部没收,我看他没了我怎么活?
  
  旁边人齐齐起哄:打电话叫他来癫闲病能治疗好吗,我们替你训训他,这臭小子太不像话了。
  
  如夜不愿见天白,拖着腿先走了。她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对天白爱意极浓时,她曾经特意去医院观察过,天白所说的太太并非面目可憎,只是五官机械刻板,怎么看都配不上俊逸的天白。
  
  可天白怎么还是要这样骗她呢,她已经对他无欲无求了,她已经退无可退了,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他是个父亲,一个爱孩子的有妇之夫,既然爱上了,她不强求名分,只求感情纯洁,一份真心换另一份真心。
  
  如夜曾经失过一次恋,也失过一次身,她知道受伤的滋味。她也知道天白并非有钱男人,她不想花他的钱,可是她从未想过,他一个司机,还要养家,怎么会有余钱源源不断去买购物券?原来,他老婆拿经济封锁了男人,所以才总是不闻不问,老女人拿钱买了他的爱情,才两两公平。
  
  只有如夜,牺牲了大把青春,被人欺骗与玩弄,她才是个傻瓜。
  
  6
  
  半个月后,天白离婚了,是太太死活要离的,因为徐姐迁怒于天白的冷落,挑衅于他太太,如果他们不离婚,她就永远缠着他不放,除非他赔给她钱,足够多的钱,她才会放手。
  
  天白把房子和孩子留给了太太,单身走人。尽管舍不得儿子,但是他相信儿子总有一天会回到他身边的。他只想和如夜在一起,他那么爱她,爱她的隐忍与委曲求全,他们也该熬出头了!
  
  水晶店已经关门了,如夜不知去向,手机也断了音讯。
  
  天白在城里奔走了一天,心乱如麻,筋疲力尽,最后在店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他不知如夜去了哪儿,他该如何去找她,他发现人海茫茫,自己竟然如此无能为力。
  
  他在每张券的背面用铅笔写上“莫天白爱许如夜”,然后放在她的枕头上。如夜见后又嗔又喜,一个人对着字愉笑,然后在下面补上“许如夜爱莫天白,”用一张补一张。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